新中國農機工業的發展歷程

作者:中國農業機械工業協會 本站發布時間:2020年09月30日 收藏

  新中國成立以前,我國幾乎沒有任何工業體系和技術,農機工業更是無從談起,雖然也制造了一些零星的農機具,但多為機械類工廠兼做,無專門的農機制造企業,農機制造能力非常薄弱??梢哉f,新中國成立之初,我國農機工業處在近乎于零的狀態。

  我國現代農機工業作為我國機械工業體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幾乎與我國現代工業化同時起步。如果將1949年作為我國現代農機工業肇啟元年的話,我國農機工業從零基礎起步,歷經建國初期現代農機工業體系構建階段、體制轉換階段、市場導向階段和高速發展階段,在黨和國家的高度重視以及各項政策的支持下,經過幾代農機人艱苦奮斗,我國農機工業從無到有,由小到大,從弱到強,不斷發展壯大,2019年農機工業1731家規模以上企業主營業務收入為2306.40億元,成為全球第一大農機制造大國。我國農機工業已經成為支撐農業機械化、現代化發展的強大物質基礎,為把我國建成世界農機制造強國奠定了基礎。

  新中國農機工業艱難曲折的發展歷程、輝煌的發展成就及70余年發展歷程非常值得回望和總結。

  一、現代農機工業體系構建階段(1949年~1979年)

  新中國成立時,我國農機工業幾乎是一片空白,一切從零開始。由于缺乏專業人才、行業技術、設施和技術裝備等基礎條件,只能生產一些結構簡單的舊式畜力農機具。當時,國家一方面抓舊式農機具改造和新式農具研發,一方面積極為建立我國現代農機工業體系創造條件,包括籌建生產企業、農機院校、科研和質檢機構,規劃構建產品結構體系等。至20世紀70年代末,基本建成了包括農機教學、科研、制造、標準檢測等在內的初具規模、較為健全的現代農機工業體系,形成了從零部件到整機制造的較為完善的產業鏈。

  1949-1957年,國家向農機工業投資3.24億元,建立了一批農機制造廠,從生產舊式農具、仿制國外新式農具起步,到1957年,全國農機修造廠發展到276家,有職工12.3萬人,工業總產值達到3.84億元,已經能夠生產機引鏵式犁、圓盤耙、播種機、谷物聯合收割機等15種農業機械,并開始籌劃生產拖拉機,農機工業產值快速增長。

  從1950年開始,為解決農業生產急需,從蘇聯和東歐國家引進包括拖拉機、機引農具等在內的農機產品,同時重點引進成套的拖拉機制造技術、生產設備、檢測儀器等,為我國農機工業初期的建設奠定了基礎,創造了條件,當時我國農業生產急需農機產品的研制也在穩步有序推進。

  1950年,大連習藝機械廠和山西機器公司分別仿制的我國第一臺農用輪式和履帶式拖拉機相繼問世,揭開了我國拖拉機研發生產的序幕。1959年,作為我國首個現代化拖拉機企業——中國洛陽拖拉機廠建成投產,結束了我國不能批量生產拖拉機的歷史,將我國農機工業推向了一個新的發展階段。

  

 圖1 1958年7月,第一臺東方紅牌履帶式拖拉機出廠

  1959年,毛澤東主席發表了“農業的根本出路在于機械化”的論斷,在全國掀起了一股農業機械化的熱潮,農業機械化步伐加快,農機工業出現良好的發展勢頭。截至1960年年底,全國農機制造企業增至2624家,固定資產原值由1957年的2.8億元上升到21億元,農機工業占全國機械工業的比例由3.8%上升為11.8%。

  1960年,農業機械部制定農機工業發展規劃,目標是在3~5年內基本建成我國比較完整的具有現代化技術的農機工業體系。此時,我國國民經濟進入調整期。為適應國民經濟調整形勢,我國農機工業在發展戰略上也做了相應的調整,將原定的“以拖拉機為綱”調整為“三個第一”(即小農具和半機械化農機第一、配套和維修第一、質量第一)的方針,將農機工業建設由追求高速度轉為講究實際效益。調整期間,我國的拖拉機、內燃機、機引農具等幾個重點行業得到快速發展,生產能力有了較大幅度提升,基本形成了與當時農業發展水平和農村購買力相適應的產品體系,為農業生產的恢復和后續發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1977年12月召開的第三次全國農業機械化會議向全國發出了“全黨動員,決戰3年,為1980年基本上實現農業機械化而奮斗”的號召,為實現這一目標,在當時財力物力仍然困難的情況下,國家加大對農機工業的投資、貸款,鋼材和燃料優先供應等,農機工業得以較快發展。1979年,我國的農機產量、產值都創造了新中國成立以來的最高水平。但是,由于當時過高估計了我國農業發展進程和農機工業實力,加之對當時我國基礎工業薄弱等認識不足,1980年實現全國農業機械化的目標未能實現。

  農機教育體系基本形成。1952年,我國首所農機高等院校——北京農業機械化學院成立,三年后,長春汽車拖拉機學院成立。20世紀從50年代到60年代陸續建成了設有農機設計和制造學科的鎮江農業機械學院、安徽工學院、洛陽農業機械學院等5所高等院校,形成了較為完善的農機教育體系。到1982年,全國農機高等院校和設有農機專業的高校共有60余所,在校學生2.7萬多人,每年畢業生近7000多人。這些院校為農機教學、科研、生產和農機管理領域輸送了發展急需的各類高級專業技術和管理人才,為我國農機工業建設和發展提供了人才保障。

  科研體系基本形成。為解決農機工業初創階段對相關技術的急需以及適應和滿足農機工業持續發展的需要,1956年-1959年先后建立了按產品分類的部屬研究院所,如拖拉機、內燃機以及農機具研究所等。這些科研機構承擔完成了行業絕大部分的關鍵共性技術、機器功能、結構原理實驗研究任務;承接了國家和地方的重大科研項目和產業發展急需的研發項目,并取得一大批優秀的科研成果,大部分科研成果成功實現了轉化,有力地支撐了農機新產品的研發和行業技術進步。

  二、體制轉換階段(1980年~1995年)

  1980—1995年是我國農機工業的體制轉換階段。隨著改革的不斷深入,市場機制在農業機械發展中的作用逐漸增強,國家對農機工業的計劃管理逐步放開,由國家單純投資改變為多元投入,社會和民間資本開始進入農機工業,允許農民自主購買和使用農業機械,農機裝備多種經營形式并存的格局初顯,農機產品結構也相應發生變化。20世紀80年代初,我國農村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經營規模由大變小,大農機與小規模經營的矛盾凸現,原有產品已經不適應市場需求,農機工業產值連續2年下滑。為適應農村經營體制的變化,滿足市場實際需要,農機企業以市場需求為導向迅速調整產品結構,一是由以大中型農機為主調整為以中小型農機為主;二是由以種植業產品為主調整為產品覆蓋農業各產業,各種中小型拖拉機、中小型聯合收獲機、中小型農副產品加工機械、飼料機械、畜牧機械和水產飼養設備等產銷量快速增長,出現產銷兩旺局面。具有中國特色的中小型運輸機械、低速汽車應運而生并得到了快速發展。

  企業數量不斷增加,產業規模有了較大增長,產品門類和品種不斷擴大,產品結構趨于合理。到1995年年底,全國縣以上農機制造企業達2120家,職工為126.5萬人,固定資產原值達455億元,當年完成工業總產值703.7億元,實現利潤23.1億元。

  三、市場導向階段(1996年~2003年)

  從20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我國工業化和城鎮化進程加快,隨著農村勞動力向非農產業和城市轉移,農村勞動力出現了季節性短缺,加快農業機械化進程的呼聲日益高漲。在市場需求的強勁拉動下,我國農機工業又出現了新一輪發展高潮。農機裝備技術進步顯著,各種新機型不斷投放市場,特別是谷物聯合收獲機,產品投產后迅速打開市場,以新疆-2型自走式谷物聯合收獲機為代表的新一代機型研發成功,掀起了我國自走式谷物聯合收獲機發展的高潮,促進小麥機收水平大幅上升。新疆-2型自走式谷物聯合收獲機不但打造了我國民族工業的自有品牌,還為我國大喂入量谷物收獲機械的研發奠定了技術基礎,同時也推進了具有中國特色的小麥收獲跨區作業模式的形成和蓬勃發展。20世紀90年代后期,具有中國特色的自走式玉米聯合收獲機、自走式全喂入稻麥聯合收獲機開發取得重大進展,多款產品技術已經成熟,具備量產和投放市場的能力。

  

  圖2 新疆-2型自走式谷物聯合收獲機田間作業

  1994年,黨的十四大提出建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企業改制取得較快進展,民營企業數量逐年增加,其資產和銷售收入占比逐年提高。國際著名的跨國公司紛紛在我國獨資或合資建廠,初步形成了國有或國有控股企業、民營企業、外資企業組成的多元企業結構。國際著名農機企業落地我國實行本土化生產,對促進我國農機裝備的技術進步、產品綜合水平提高和農機工業實力增強產生積極影響。

  四、依法促進階段(2004~2013年)

  2004年,國家頒布實施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機械化促進法》,并出臺農機購置補貼政策,自此,我國農業機械化發展進入了依法促進的新時期。2010年國務院頒布《關于促進農業機械化和農機工業又好又快發展的意見》,到2013年,中央財政已累計投入近千億元資金,用于農民購置先進的農業機械,大大促進了社會農機購置投入,帶動了農機工業發展。國家政策支持力度、農機工業產業規模、企業自主創新能力、科研開發和產品質量水平、合資合作以及進出口貿易均達到了歷史最高水平,我國農機工業迎來了歷史上最好的發展時期,被譽為中國農機工業的“黃金十年”。

  

  圖3 2004-2013年中央財政農機購置補貼資金

  1、農機產業快速發展,產品基本滿足國內市場需求我國農機工業各項總量指標均實現了持續快速增長,成為全球第一農機制造大國。農機工業保持快速增長,產品種類逐步完善,對農業機械化的支撐保障能力進一步增強。 2013年,全國規模以上農機企業主營業務收入為3571.58億元,同比增長16.31%,高于全國機械行業13.84%的平均增速,實現利潤總額236.92億元,同比增長9.6%。

  

  圖4 2004-2013年中國農機工業主營業務收入、利潤及同比增速

  十年間,我國農機工業逐步形成專業化分工、社會化協作、相互促進、協調發展的產業體系,產業結構和產品結構得到了進一步優化。企業通過技術引進和自主開發,大型動力換擋拖拉機、大型自走式噴桿噴霧機、大型免耕播種機等一批科技含量高的農機產品應運而生,我國農機產品與國外先進水平之間的差距進一步縮短,形成了大中小型、高中低技術檔次兼顧的產品結構,滿足了國內市場90%的需求。

  

  圖5 2000-2013年全國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水平發展趨勢

  2、產學研相結合的科研體系初步形成,有效支撐產業發展十年間,我國農機行業構建起以生產企業為主體、科研機構和大專院校參加的產學研聯合研發體系。目前,我國農機企業中,大中型企業多數建立了技術開發中心,為企業產品的研發和持續改進提高提供了技術保障??蒲袡C構、大專院校充分發揮在共性和基礎研究方面的優勢,大批優秀的科研成果為行業新產品研發提供了有效的技術支持,推動行業技術進步成效顯著。

  3、制造能力和制造工藝水平提升,產品質量水平顯著提高十年間,我國農機企業裝備和制造工藝水平明顯提高,生產效率和質量得到質的飛躍,農機骨干企業的工藝裝備水平快速提升,與國內其他行業的差距大大縮短。工業機器人、激光焊接技術、數控加工技術、電泳涂裝技術已經應用于關鍵零件制造;加工制造工藝向柔性“專機+加工中心”模式發展,零部件加工和裝配工藝技術水平大幅度提高,產品質量明顯提升,部分產品的制造質量已接近或達到國際同類產品同期水平。

  4、“引進來、走出去”戰略初見成效,國際化程度提高國際農機制造巨頭品牌企業紛紛進入中國市場,有效帶動我國農機工業水平的提升。我國優秀骨干農機企業采用收購、引進等方式在國際市場上獲得新技術和優秀的技術人才,加快了企業國際化進程,提高了我國農機品牌的國際市場競爭能力。截至2013年年底,規模以上外資企業已有147家,占行業規模以上企業總數的7.97%,其工業總產值占全行業的12.06%。2009年中國一拖集團相繼在7個非洲國家建立裝配廠和服務中心,2011年收購了意大利Argo集團旗下法國McCormick工廠。雷沃重工收購了“阿波斯”、“馬特馬克”、“高登尼”三大高端農機品牌,計劃將企業打造成我國農機裝備制造業的首個世界級品牌。中聯重科在進入農機領域之后,在美國設立了農機研究所,隨后又在意大利設立了歐洲研發中心。

  國際市場競爭力的提升,促進了產品出口貿易額的穩步增長,自2004年起,農機工業出口總額一直大于進口總額。特別是農機工業進出口強勁增長的2008年,更是以51.43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創造了歷史新高。2013年,農機行業累計完成進出口總額119.3億美元,同比增長6%,高于同期機械工業平均水平2.28個百分點,其中,農機行業出口總額為93.77億美元,進口總額為25.53億美元。

  五、新常態發展階段(從2014年至今)

  隨著農業生產方式轉變和農業產業結構調整,農機工業發展速度放緩。2014年,我國農機工業平均兩位數的高速增長態勢宣告終結,中高速增長、穩步健康發展將是農機工業未來的常態。目前,我國農機產品同質化嚴重、低端產品產能過剩與高端裝備技術缺乏、產品有效供給不足的結構性矛盾依然突出,突破高端產品及關鍵核心零部件瓶頸是農機行業今后一段時間內面對的重大課題。加快提升制造裝備水平、制造能力和產品質量是農機行業面臨的一項長期任務。農機裝備列入“中國制造2025” 十大重點發展領域,為農機工業發展提供了機遇。工業和信息化部、農業部、發展改革委組織編制了《農機裝備發展行動方案(2016-2025)》,農機工業必須以《方案》規劃的任務和目標為依據,以農業部關于主要農作物生產全程機械化推進意見為導向,緊緊圍繞科技進步、創新驅動、產品轉型升級、提質增效這條主線,以調整優化產品結構、突破瓶頸、主攻短板為重點,進一步深化農機農藝融合、機械化和信息化融合,緊跟智能制造和智能農機裝備發展大趨勢,不斷研發和生產先進適用的農業裝備,進一步提升支撐農業機械化發展的保障能力,為推進我國農業生產全程機械化和全面機械化進程做出應有貢獻。2018年12月29日,國務院印發《關于加快推進農業機械化和農機裝備產業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國發〔2018〕42號),圍繞裝備結構、綜合水平、薄弱環節、薄弱區域、相關產業機械化,提出5類16項量化指標,并綜合考慮了與《全國農業現代化規劃(2016-2020年)》、《農機裝備發展行動方案(2016-2025年)》、《全國農業機械化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銜接,明確提出2020年和2025年農業機械化和農機裝備產業發展目標,充分體現了“全程、全面、高質、高效”的工作導向,有利于科學推動農業機械化和農機裝備產業轉型升級,為今后一個時期農業機械化發展指明了方向?!?/p>

 

  圖6 中國一拖自主研發制造的東方紅—LW4004重型拖拉機

  六、小結

  站在新的歷史起點,回望新中國農機工業走過的歷程和發展成就,深感欣喜,倍受鼓舞,但是,我國農機工業大而不強,結構性矛盾日益突出,特別是低端產能過剩,高端產品不足的問題依然存在,如糧食作物機械、耕種收機械及平原機械相對過剩,經濟作物、收獲后處理機械及山區丘陵機械不足。農機產品質量還不能滿足我國現代農業的需要,高性能的大馬力拖拉機、大型谷物收獲機、高端農機具、大型采棉機、甘蔗收獲機、大型青飼料收獲機及精準作業裝置等高端產品市場基本基本被外資品牌占領。關鍵零部件如采棉頭、打結器、輕簡化農用柴油發動機、靜液壓驅動系統、總線及控制系統還主要依賴進口。

  我們必須堅定不移地按照黨的十九大提出的新時期國家發展的戰略目標和任務,樹立大農業觀,種植業、畜牧業、漁業、農產品初加工等各產業協調發展,北方、南方各地區協調共進。加強農業機械化頂層設計,建立部際協調工作機制,以農機農藝相融合、機械化信息化相促進為路徑,推動農機工業向數量質量效益并重轉型升級。攻堅克難,砥礪奮進,加快推進向世界農機制造強國邁進的步伐,為我國農村和農業提供技術先進、品質優良和服務一流的農業裝備,不斷提升推進我國農業全程和全面機械化的支撐和保障能力,為早日實現我國農業現代化做出更大的新貢獻。(中國農業機械工業協會)

新聞來源地址:http://www.caamm.org.cn/
分享到:

新聞評論

暫無評論

分分快3大小单双技巧